Home

ようこそ、キタムラの内へ。

ミュージックの世界へ

英雄伝説-碧の軌跡-最果ての樹 (Original ver.)

About

Hello Guys!

Blog

[怪物猎人同人]第一章-弗拉西亚山脉(上)

波凯村,地处大陆的最北端,临近弗拉西亚山脉——与其说是临近,不如说波凯村本身就是弗拉西亚山脉的一部分。由于弗拉西亚山脉地处偏僻,而又有着其独特的生态与怪物族群,猎人公会早早地便派出了考察团,并在此建立了波凯村与其下属的猎人分会。许多人也许会说,是因为当地的波波肉质鲜美,与雪山草一样是波凯的特产,其能产生的巨大的经济效益催使着猎人公会在此建立分部。但每个到达过波凯的人都知道并非如此——只要他曾经见到过波凯村口冰洞中的那把巨剑。 那巨剑绝对不是人能够挥动的。准确地来说,即便是雄火龙,也难以撼动那把巨剑半分。第一批到达波凯的考察团团员们曾经试图用太古龙骨将这把巨剑打碎,而最终能做到的也只是切下巨剑上的几片碎片而已;而当团员们时隔一段时间再度去观察那把巨剑时——他们惊讶的发现,这把巨剑被切下的部分,竟然自己又长了回来,就好像这是一把活着的巨剑。 向工会汇报了这情况之后,结合龙人族的传说,大家大约推断出了这把巨剑的起源,与这把巨剑曾经的主人。 据龙人族所说,每隔数百年,族中就会诞生一名巨型龙人。其体型之大,大约是真正的龙见了都要形惭于色。现今所存在世上的一名巨型龙人——东多鲁玛的大长老,便挥舞着一把无比夸张的太刀:斩老刀。其刀之大,曾一刀斩下老山龙的头颅。既然无人能够挥舞这把洞窟中的巨剑,那想必,他前身的主人,一定也是一名巨型龙人。至于为何这名巨型龙人要带着这把巨剑来到弗拉西亚山脉呢?那便是另一个谜团了。 经过十数天的旅途劳顿,我终于与受付娘一起到达了波凯村。望着雪山上比别处还要湛蓝的天空,我便不禁羡慕起了龙历院的那群高级猎人——为何你们就能够享受飞空艇那么好的福利啊!混蛋!为什么我一定要坐马车! 一路上的颠簸,使我的精神状态到达了低谷。我脑中唯一所想的事情就是睡眠、睡眠、睡眠!什么猎人的前途,什么猎人的骄傲,在十数天的高度精神紧张之后,都不如睡眠来的金贵。此时此刻,我只想快速入籍,拿到宿舍后赶紧躺下,然后睡上个十天十夜。 “啊,是东多鲁玛工会派来的诺…比尔…德先生是吗?”波凯村的受付娘盯着我的工会卡片,仿佛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很少见的名字呢,诺比尔德先生不是王国的人吧?” 我苦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受付娘的提问。是不是王国的人,我怎么会知道?毕竟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的父母是什么人。 受付娘看我面露难色,也便没有追问下去,而是快速地办完了入籍手续。“啊,诺比尔德先生,这是您宿舍的钥匙,还有…这是您在波凯村将会用到的狩猎证件,请您务必好好保管。” 我接过受付娘手中的钥匙,提起行囊正要回宿舍,却突然又被叫住了:“啊,诺比尔德先生,虽然我知道您一定旅途劳顿,但是能否请您现在马上执行这个紧急任务呢?” 我怔了一下,什么?紧急任务?刚来就要出任务吗?就算我是东多鲁玛来的英雄也是要休息的吧!刚来就有紧急任务是什么烂梗啊! “拜托了!”受付娘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是为了波凯的安全与前程。请您务必,帮帮我们!” 我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件事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那么,是什么任务啊?”我不耐烦地问道。 “您也知道,最近波凯村的附近出现了轰龙…”受付娘说道,“这只轰龙对波凯的商队与生态都造成了不小的冲击。最近经常有商队被轰龙袭击,波波的数量也极剧减少,这样放任不管的话,恐怕…” “你们就没有其他的猎人了吗?”我问道,“轰龙可不是我区区一个下位猎人能够随便应付的。你们的其他人手,没有试着组队驱逐过这只轰龙吗?” “.…..”受付娘露出了尴尬的微笑,慢慢地说道:“我们在您到达之前,就派出了两只小队想要驱逐这只轰龙……可是……” 我大约也能够猜到结局了。反正一定是失败了又受了重伤,被送回来了吧? 受付娘看到了我眼神的变化,紧接着说道:“这也没有办法啊,大家平时只需要对付对付白速龙王就可以的,谁知道突然来着这样一个家伙啊……最近来的那支商队,因为这只轰龙的原因,已经被困在波凯好久了。” 又是护送商队这种麻烦事啊…这次要注意的还是一只轰龙,真是太麻烦了。我心中暗自念叨。 “当然,给您的报酬绝对不会少的!”受付娘见我面露难色,赶紧开始劝慰我;“现在能够帮助波凯的只有猎人您了!拜托您了!” “那么,报酬是什么呢?你所说的绝对优秀的报酬?”我问道。 “现在还不能告诉猎人您,但请猎人好好期待吧!” 哈、有可能是空头支票吗,算了,反正这任务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任务。 “帮你们护送商队可以,但请帮我准备一下这些东西,不然我无法执行这个任务。”我从柜台旁取出纸币,写下了一串清单,“在任务开始前准备好给我。” 受付娘看了看清单,疑惑地看了看我,却也没有追问下去;只是开始准备这清单上的物件。“商队的护送就在今天的下午,还请猎人您多多关照了!” 今天下午就要出任务啊,真是太麻烦了,妈猪肉…… 距离出任务还有3小时左右。不浪费这段时间,我立马冲回宿舍开始呼呼大睡,直到受付娘的敲门声将我叫醒—— “诺比尔德先生,该是出任务的时间了哦!” 我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背起了我的大剑,走向了门外。果不其然,受付娘的身边有着满满的一个大包——全都是我所要求的支给用道具。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样子,我还是有些幸灾乐祸的。 “猎人先生,就靠这些东西真的能够护送商队吗?”受付娘疑惑地问道。 我笑了笑,如果我的估计没有错的话,只是护送一次商队,这些道具一定绰绰有余。 在受付娘狐疑的注视下,我背起了道具与武器,向着波凯村外的商队驻扎地进发。波凯的山路并不算好走,在常年的冰冻之下,常常会有冻土与冰冻的沼泽存在于各个荒野。一旦不注意,很可能就会葬身山野,成为弗拉西亚山脉的一部分。唉,这种时候我便不禁深深地想念东多鲁玛那宽敞的街道,还有通往大老殿那伟岸的阶梯;在这小破村中,有什么能与东多鲁玛的任何一样建筑媲美呢? 商队的驻扎地距离村子本身说近不近,说远却也不算远。商队驻扎处的烽火台,处在恰好能被猎人公会注意到的视觉的边缘。至于为何要如此设计,那自然是因为商队所带来的各项商品不仅仅是村民的所爱,怪物们也会被其吸引。为了不使波凯村的村务与商队的交易行为互相影响,波凯村的龙人婆婆村长制定了这样的一份规划;沿用至今。 “请问,您就是波凯村新来的那位…额…诺…比尔德先生?”一个商人模样的人看到我,向我打了个招呼,“您的穿着,不像是弗拉西亚山脉的本地人呢。” “自然。我之前服务于东多鲁玛工会。”我礼貌性地回复了一句。“你们便是我需要护送的商队吧?” “正是。诺比尔德先生,请多多关照!” 说是要我多多关照…你们的马车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波波的肉啊喂!即便现在是波波的繁殖季节也未免有点太多了吧! “正如您看到的那样,波波的肉品质之高,就连皇室的人都不能抵挡他的诱惑。这一次,我们是为了皇室而运送这些肉类。但是您也知道,最近轰龙入侵了弗拉西亚山脉…这一路上,我们可不认为那只轰龙会那么轻松地放我们过去。” 好好好,轰龙原来也爱吃波波的肉。真是麻烦的家伙…好好呆在你原来的栖息地不好吗? 叹了口气,我望向了商队的人:“那么,我们什么时候上路?” “马上就离开。我们恭候您已经多时了。” 哈…还真的是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呢。让人头疼的麻烦任务,马上就把他干掉吧。怀着这样的心态,我与商队一同上了路。 “……也就是说,诺比尔德先生是由东多鲁玛工会会长直接指派来波凯村支援,同时接任波凯村专属猎人一职的是吗?” “正是。”我向边上的商队头子回答道,“不知道轰龙是为何会来到波凯村的。明明轰龙这种喜欢炎热气候的生物,应该不会随意跑到雪山来才对。” 商队头子噗嗤一下笑了,说道:“原来猎人您也不知道啊。就像我们所提到的那样,波波的肉无比鲜美。不仅仅是人类皇室,就算是轰龙这种家伙,也会抵抗不过波波的诱惑。毕竟作为绝对强者,雪山算什么呢?” “哈…说白了就是因为贪吃啊。”我扶了扶额头。“等一下,这也就是说……” “没错,一整个车队的波波鲜肉对于轰龙来说,实在是不能够错过的美味啊!”商队头子得意地回答道。 不知道为何,我的心中突然涌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轰龙既然为了波波肉能够从炎热地区来到雪山,那这么大的一队车队岂不是…… “轰!!——” 果不其然,远处传来了轰龙的吼叫声。根据吼叫声的响度和频率来判断,这应该是一只刚刚成年的轰龙,身体的各项强度都处在巅峰时期,而且最重要的是——距离我们的位置,那只轰龙不会超过30公里。以轰龙的速度,如果全力行进的话,没有多久就会赶上我们吧。一旦轰龙赶了上来,那事态就麻烦了。我拍了拍边上商队头子的肩,对他说道:“我的包中,放了许多的烟雾玉;这是混了大便玉的烟雾玉,应该能在一定程度上扰乱轰龙的行动。你传令下去,现在每辆车的人每隔15分钟就释放一颗烟雾玉。” “呜,不愧是猎人先生,真是诡计多端啊!”商队头子似乎很受用。我沉默了…你难道就不害怕波波的肉被大便玉的味道所污染吗?嘛,不过头子无所谓的话,我一个人纠结也没什么用吧。 虽然商队按照我所说的乖乖去做了,但轰龙的声音却还是在不断逼近。似乎他已经察觉到了我们所用的伎俩。看来大便玉这招已经用不了了。——战斗不可避、吗,我心中暗自想到。轰龙啊轰龙,雪山上那么多野生波波你不去抓,非要来跟我们抢算什么嘛! “报、报告会长!据后方马车的报告,那只轰龙已经能在地平线的边缘被看到了!现在也在向我们不断逼近!”从后方传来了急切的报道。明明弗拉西亚雪山下山道还没走到1/3,轰龙却已经要追上我们了。应该说不愧是绝对强者吗,我暗自感叹,同时背起了包包向后方的马车跳去。 “抱歉,商队头子,我到后面去去就回。” …

【忘年录】2018

虽然2018还没有完全过去,但我想余下的8天也不会让我的心境产生什么巨大的变化了。就在今天,此时此刻,像去年一样,写一篇忘年录吧。 从去年算到现在,我已经在新加坡度过了一年半的时间。这一年半的时间,有喜也有悲,有刺激也有平稳。总体而言,是有着高潮也有着低谷的一年。 就像去年写到的那样,相机,参观实习,comiket,学习专业知识,今年一年做了不少的事情,除了comiket没有能够参加到有少许遗憾,但若是目标全部达成的话,人生也总会有些空虚吧? 让人感到难受的事情有很多,让人感到愉悦的事情也有很多。 当年觉得18好远,现在发现30都快了。就好像10岁的时候觉得20岁还好远,20岁过后,也好像觉得30岁还好远。但是这10年10年的,实际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得多啊。 人生前20,人生中20,人生40后。这是三个世界。 在人生前20的时候,总觉得什么都早,现在不需要做这个也不需要做那个,一切随波逐流似乎也能够得到不错的结果。但是一旦逼近人生中20,就会发现,那年自己要是再争气一些,也许现在的生活就会完全不同。 这就好像一个人在真正被开水烫到之前,是永远不会害怕去摸滚烫的开水壶的。 人越老,越忙,越觉得以前做的事情少,越觉得时间越来越快——这些似乎都是层层关联的。 以前那个无知无畏科气很重的少年,被社会打回了原型。他终于明白踏踏实实才是真的。虽然梦想不能丢,但是只是做着梦,是绝对无法实现梦想的啊。 明年,将数学专业大一大二学完,计算机专业大一大二包括网络、数字安全、计算机视觉和优化科学计算等学完。实习——好好干,需要在9月前找好第二年的海外实习机会。 GRE也要考了,IELTS也要考了,说不定N1和东京大学修士也要考。我的降噪算法项目也要交工了。 人生繁忙,但充实之景,总能让人在观望之后得到满足。   2018.12.23 于苏州

[怪物猎人同人]序章 – 驻扎到波凯村

“诺比尔德,从今天开始你就要驻扎到波凯村了。收拾一下行囊,明天就有离开东多鲁玛的马车。”会长手执着我的猎人会籍,推了推眼镜。 “会长,能否请您再…” “诺比尔德,这次的任务很重要。原来驻守在波凯的猎人受了重伤,原本不应该出现在雪山地区的轰龙不知为何在波凯村附近出现了。那里的猎人协会已经发来了求救的信件——你也知道,波凯村地处大陆边缘,临近雪山;最近正是采集雪山草的季节,猎人们人手本就不足,而这只轰龙…”会长顿了顿,“你应该能明白吧?” “可是,会长,不是还有更加强力的上位猎人们可以…”我双手垂了下来,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诺比尔德,”会长站了起来,走到了我的身后,“最近东多鲁玛附近的奇异的焦油,你也知道吧?” “那是……”我无言以对。 “这是很严重的事态,击龙枪都凭空消失了;上位猎人们,甚至G位猎人们最近都为了这件事情弄得焦头烂额,完全没有能空出去的人手,而下位猎人们当中,你是最让我放心的啊。”会长叹了口气,望向了窗外。“我能够明白你不愿意离开东多鲁玛,但波凯的事态实在是不能够拖下去了。” 无奈之下,我只得答应会长的请求。 我叫诺比尔德,是猎人公会东多鲁玛工会的一名下位猎人。当初我会选择加入东多鲁玛工会成为一名猎人,自然是因为猎人的报酬很多。虽然猎人生活有着巨大的风险,但是只要一朝成为猎人——即使只是下位,也意味着意外之后的生活有了保障。即便是在狩猎过程中被打成残疾,工会也会负担我们下半辈子最基本的生活。仅仅是捕猎一只黄速龙王,就能够饱餐一星期。东多鲁玛公会——在这大陆上最具有权威的公会;东多鲁玛——这大陆上交通的枢纽,怪物访问的中心、毫无疑问的,如果我在这里继续我的猎人工作,我一定能够迅速的向上爬升;然而我的猎人美梦似乎今天就要在这里终结了。 波凯村,临近边境,依傍雪山;唯一的特产是雪山草,是个一般人完全不会想去的地方。今番被调去波凯村,大约也就意味着我的猎人生涯将要开始最为多灾多难的那一部分了。 “呀,诺比尔德,这是怎么了?眼神就像死了一样。”走出会长室,在门外等待多时的受付娘捂着嘴笑着对我说道,“波凯村也真是够远的,你的运气真差啊哈哈哈哈!” 我没有理睬她,一个人自顾自地回房去了。远处传来了小声的“什么嘛,那种态度……”的声音;相比是受付娘又在碎碎念了吧。 回房,我看着那把陪我征战多年的钢制大剑,心中满是感慨。“老伙计啊老伙计,这次我们真的要到不毛之地去了啊。波凯村突然出现的轰龙和东多鲁玛附近的奇怪痕迹…这究竟是怎么了?”那把钢制大剑上充满了各种怪物的血腥气,但那寒光却不减哪怕一分;好似昭告着他的威力。“老伙计,到了波凯,咋们还要多多指教啊。”我抚摸着我的钢制大剑,出神地望着窗外。今晚的星星,不知为何,无比的暗淡。   “会长,您传我有什么事吗?”受付娘深深地一鞠躬,望向了东多鲁玛工会的会长。 “嗯,你听说了吗,最近的各类传闻。”会长慢悠悠地说道,“似乎,大动荡要开始了啊。” 会长转过了头,说道:“就在刚刚,古龙观测所的人来了消息。”会长顿了顿,“休眠已久的老山龙不知为何又开始活动了。” “!!”受付娘无比震惊。每天与各式猎人打着交道的她,非常清楚老山龙突然开始活动代表着什么。老山龙性情温和,寿命极长,在没有发生什么事的情况下老山龙绝对不会耗费巨大的体力来进行迁徙。能想到的唯一的可能性便是有着什么事情,逼着老山龙不得不走。而能逼着老山龙进行迁徙的,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你我都是看着诺尔比德长大的。这次让他去波凯,其实还有一项任务——监视崩龙的动向。” “…您是说,那深藏在雪山之中的统治者吗?崩龙,没想到真的存在啊…” “崩龙不仅存在,它就休眠在波凯村的雪山深处。古龙观测所已经持续关注崩龙几十年了,最近崩龙突然出现了苏醒的预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那么…会长,我需要怎么做?”受付娘说道。 “将这封信交给诺比尔德。嘱咐他务必到了波凯村再打开这封信。” “悉听尊便,会长。”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恼怒地站了起来,打开了门,看见受付娘站在我的面前,手中拿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有什么事?”我有些恼火,不快地问道。 “你还是这么死·板·啊~可以进去吗?”受付娘把头从门缝中伸了进来,窥探着房间中的一切;“哇,真是朴素啊。我原本以为你的房间会…”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关门了。”我粗鲁地打断了受付娘的话,开始将门向外推。 “别…等等,你就是这么对待女孩子的吗?”受付娘好气地说道,“你这人真不有趣,这就是你现在还单身的原因吧!” “要…要你管!”我骂道,“所以到底有什么事啦?” “啊,会长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受付娘从怀中拿出了那个不可名状的东西,原来是一封信。 “会长说,请❤勿❤必!到了波凯村之后再看哦。”受付娘眨了眨眼,做了个很俏皮的动作。 这实在是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啊,就这些事对吧?我睡了。” “嗯,晚安,诺比尔德先生~”受付娘还是一如既往的调皮。 受付娘离开后,我望着那封信件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这封信的戳章,并非东多鲁玛工会的产物,而是王立古生物书士队的。 会长到底在想什么呢?我闭上了双眼,带着疑问沉沉地睡了下去。   “……” “诺比尔德……” 谁,谁在叫我…… “诺…比尔…德…”那沉闷而充满威严的声音接连朝我的耳中传来,“洪流…涛涛…不曾…稍稍…” “什么?你再说什么?”我向着黑暗中的那个声音发问道。 “千年不知…业火亦导…其之将临…彼岸笼罩…” “唯有业…方可避其湮灭……” “你在说什么?你又是谁?”我疯狂地向黑暗中发问,却只能听到那个声音依旧在自言自语。 “齿咬齿合…轮世遂移……” 那声音越来越弱,慢慢的听不见了。 我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惊觉早已至清晨,而身上全是冷汗。 我暗自寻思道,那究竟是什么呢? 将刚刚所作的奇怪的梦先抛到脑后,我拉开了窗帘——东多鲁玛还是像昨天一样,熙熙攘攘的人群,忙碌的猎人们,还有四处经商的旅行商人。 我望了望在墙角沉默着的钢制大剑,苦笑了一番,老伙计,今天以后,不知何日能再见到东多鲁玛这番景象了。 背上了所有的行囊,最后一次锁上了宿舍的门。悄悄地走过工会的大门前。果不其然,工会还没有开门啊。正好,便在大家还没有起床的时候,一个人离开吧。这才是英雄该做的事啊! …

ようこそ、キタムラの内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