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ようこそ、キタムラの内へ。

ミュージックの世界へ

英雄伝説-碧の軌跡-最果て神樹 (Original ver.)

About

Hello Guys!

Blog

[茶余饭后]科气

看过不少的评论之后发现自己有着浓重的科气。 科气,在现在的我看来,似乎是一件很理性很酷的事情,但稍加思考便发现并不是如此,这并不是一样好东西。 今天又捡起了Satie,发现自己又开始渐渐颓唐;特地去买的《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却还没怎么翻过。听罢NV的讲座,又觉得自己离自己所求的东西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先不说其他,单是这带着噪音的英语听力已经能够把我打到,这又怎么行呢? 生物与化学要考试了,对于词汇的要求依旧很高,不得不去背,必须花时间,但却总觉得逃避是可行的。 真是没有成长啊。 这就是所谓的眼高手低?不可啊,不可。 虽说一个人建高楼并不简单,但是在这个可以选择社区的年代,找到一起建高楼的人,也许并不难吧? 2018年前

[杂谈]关乎人与人

不久前,与许久不联系的朋友再度联系,发觉大家变化都不大,但在过去感受不到的一种淡淡的愉悦,在今番再度感受到了。 我不住地思考,为何这种感情会出现? 热咖啡的白烟在淡淡的黄光下飘动着,窗外不时闪过有些过于明亮的车灯;身在热带的我,心中却是北地漫天的雪。 不知道那年驶向雪国的列车,如今还在否。 所谓人事境迁,大抵如此。 听着从来没听过却又打心底熟悉的歌,不住地思考,我所求的感情又究竟是何物呢? 想想当初,周遭的氛围始终让我认为,“恋爱”应当是一种很愉快的事情。好似两个人本当一体,这不过是将分开的人又放到了一起。我也曾尝试过这所谓的“恋爱”,不过那一切从别人身上放到自己身上时,却又显得有些苍白。那小心翼翼拿捏的距离感和如神经末梢一样敏感而细腻的多巴胺的蠢动,并不似我看到的那般,就像黄昏的晚霞那般、淡淡的幸福与悲伤交织在一起,大家在一起,不必要委曲求全,也不需要就事而争辩——毕竟思绪早就交融了,不是吗。 我一直告诉自己,我只是在追求一个对的人,那个与我相互懂得,相互理解的人。 事实果真是那样吗?似乎不是那样的。我再一次思考,却发觉我在追求的好像一直都只是一个不存在的飘影,一个个记忆碎片中最美的瞬间。 ——那怎么可能变成现实嘛,哈哈。 恋人之间的欣快感,在我看来,应当是来自于新鲜感与天生的“两性关系”。若是高度的思想交流,那大约更是一种挚友的情感罢。而挚友,不总是等与恋人的。 与挚友之间的所有美好的记忆,现在想来,是大量的信息交流。时隔三日,我与你把酒言欢,但却曲终人散,遂即别离之时。那是一种未能倾满我心的失落,更是与挚友下一次相遇的期待之源。 我所追求的恋爱,大概和友情还是很像的啊。那种随性却牢固的羁绊,最使人着迷。 不过那就像是冬日暖阳,虽然美好,却终有离去之时。 但是有,便足够了。   2018.1.29 于新加坡

ようこそ、キタムラの内へ。